心说果然啊也就是你吧其他人绝对不会这个时候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六合跑狗图库彩图网址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9:06
 
    曹操此时看着自己的一干属下,在座的除了留守在城外大营的程昱,其他人可都是在屋中了,没多一会儿后,曹操便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当知,我带各位回太守府的用意所在吧?”
 
    于禁第一个出言说道:“主公是事要和属下们讲,所以便如此了!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点了点头,接着是正色地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在这之前,虽说我军在孙伯符与刘玄德面前是讨到了些便宜不假,并且孙伯符更是让我军占据西陵,其人说是愿赌服输,可各位想过没有,今日我军算是得罪了他江东小霸王,所以今后各位当小心才是,可千万别让其抓到什么把柄!”
 
    曹操他意思很简单,就是告诉众人,刚才咱们是把孙策给得罪完了,所以你们可千万别犯什么事儿,要不然孙策和刘备抓到什么把柄的话,那咱们可都被动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更关键的是,如今咱们是得罪了孙策,所以他还可能放过咱们们。什么以德报怨,这事儿根本就是想也别想,所以你们都注意了。
 
   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这话,是心里都清楚了。说实话,就算曹操不说这些,很多人心里也都是犯合计了。毕竟孙策他说得是好听,而且也确实是看不出他什么来,可实际呢,还真是没有几个人认为孙策就能这么算了的。
 
    哪怕他孙伯符是个人物没错。哪怕他孙伯符是天下强势诸侯之一,哪怕他孙伯符号称是“江东小霸王”孙策孙伯符。可不管怎么说,今夜己方是得罪了他,而且从目前来看。基本也是不存在什么和解的可能了。所以其人也不来报复己方,那都说不过去了。
 
    确实。别说是他孙策了,就算是个普通人,估计也得找机会报复,他孙策多个什么。虽说他是江东之主。可却并不代表其人就没与七情六欲,不代表其人就不会去报复什么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荀攸此时说道:“主公之言甚是,属下以为,虽说他孙伯符确实也不能说就是心胸狭隘之辈,但是却也并非是什么易与之人。所以如今我军得罪了他。他必然是要找机会来报复我军,所以确实是不得不防啊!”
 
    听了自己主公和公达先生的话,可以说在座的兖州军将领,确实都是很重视。就算之前没有那么重视的。在听了荀攸的话后,也是重视起来了。说实话,荀攸是个什么人,是个什么水平的谋士,兖州军的将士,那可真是很了解。
 
    谁不知道,颍川荀攸荀公达,其出身颍川荀氏,世家大族子弟,还是嫡系。而其族叔便是荀彧荀文若,其人是深得自己主公器重。确实,要说自己主公帐下的谋士中,最受重用的,就是荀彧荀文若,没有别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荀氏叔侄,荀攸比荀彧还大了几岁,不过荀彧的辈儿在那儿的,所以荀攸也当然是要管他叫族叔。
 
    不过两人所擅长的是各有不同,荀彧擅长的是内政,而荀攸擅长的自然就是军事谋略,用兵布阵。当然这个肯定不是说荀彧就不懂军事谋略什么的,相反荀彧也一样儿厉害,不过曹操基本是不带着他,把他给留在后方了,所以荀彧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,只有在许都真正是有大事儿的时候,才能体现出荀彧的厉害来。
 
    至于说荀彧厉害到什么程度,有个词叫坚壁清野,对,这个词就和荀彧有关系,所以就不用多说了吧。
 
    而他的族侄荀攸,那可确实,也一样儿得曹操的器重,要不怎么带兵的时候,都带着他呢,所以也是说明问题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众人是赶紧表态,不少人都是对自己主公保证,说今后是一定注意,绝对是不会让孙策还有刘备抓到什么把柄。
 
    说实话,曹操对此,也就是一听。当然他也不认为己方将领就会故意去犯什么错误,可孙策和刘备要真是找茬的话,那己方可真是,躲不过去了。不过曹操心里清楚,自己可绝对不是他孙策和刘备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的,哪怕是自己属下,要真是他们想杀鸡儆猴什么的,那么自己也不会给他们什么面子,反而还会让他们丢面子,不信就走着瞧吧。
 
    在曹操的想法中,孙策和刘备绝对是不会做什么不智之事,所以他们要真出手的话,估计一般的情况就是,他们有足够的把握,就是自己也说不出来什么。可这样儿的时候,应该不会有,至少如今自己都已经是这么嘱咐自己属下了,他们不是不明白,所以还能让孙策和刘备他们抓到什么把柄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个事儿过去之后,曹操再次对众人说道:“之前和孙伯符还有刘备都说过了,我军在西陵休息两日,然后便再次出兵,直取邾县!”
 
    一听己方要继续进兵,和孙刘联军一起去进攻邾县,荀攸是一皱眉,正好是被曹操给发现了。那曹操虽说不是“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”。但是说实话,他对自己属下的几个人是特别注意,其中自然就是包括了荀攸。而程昱没在这儿,所以他不用注意他。不过他还注意关羽、徐晃、乐进他们几个。
 
    所以一看荀攸皱眉。曹操忙问道:“不知公达有何想法,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荀攸一听。他刚才也看到了,自己一皱眉的时候,是被自己主公给注意到了。这就不用再躲了,既然主公都发现了。还藏着掖着有什么用啊,没用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再次说道:“主公,不知主公想过没有,如今江夏已经失守三县,云杜、安陆和如今的西陵,可蕲春的凉州军,却好似依然没有什么动静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听了荀攸的话。不止是曹操一个人,包括众将中不少人也都是在心里犯了寻思,是啊,这江夏都已经是丢了三个县了。可蕲春的凉州军,怎么还没有什么动作呢,这,这个不太符合常理吧。
 
    而此时,曹操,当然也包括众人都是注视着荀攸,想听他能说些什么来。
 
    而曹操这个当主公的,更是直接对荀攸说道:“不知公达对此,是何看法?凉州军总不会是藏起来了吧?”
 
    荀攸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他也知道,自己主公是难得调侃了一句,他随之一笑,然后便说道:“主公,各位,如今凉州军却是一直都没有露面,那么会不会是其军一直在等什么时机,然后再出手?”
 
    毕竟马超他们的想法到底是什么,这个谁也不敢说一定知道,不过却是可以猜想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比如说现在,可以说这个时候,荀攸对曹操对众人所说的,就是他说猜想的。他认为,既然马超凉州军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,那么是不是说明,他们再等时机,在找机会,然后抓住机会,再和己方与孙刘联军一战。
 
    荀攸接着说道:“主公请想,如今江夏都已经失了三县,按照如今我军与孙刘联军的进兵速度来说,蕲春的马孟起是绝对不会不知道云杜和安陆已经失守。而且从如今的时日来算,高沛、邓贤还有糜芳,估计他们已经早都回到了蕲春,可凉州军为何依旧没有动静,这难道不可疑吗?”
 
    曹操此时是表情凝重,然后他对荀攸说道:“那么依公达的意思,就是说此时马孟起还在等着,或者是寻找机会,然后再和我军与孙刘联军一战?”
 
    荀攸闻言点头,“不错,主公,属下正是此意!试想,主公如果是马孟起的话,丢了三个县,如今却依旧是没有派援军来,那么就很可能是如此!毕竟虽说之前已经有一部分凉州军去了长沙,可留守在江夏的人马,却依旧是有十几万人,所以试问马孟起缘何不派援军?难道说云杜、安陆还有西陵,真是当不得他凉州军救援不成?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摇了摇头,不是这么回事儿。哪怕在马超的眼里,他再不看重三个县,但是有些事儿,不是说你不派援军就相安无事了,就轻松了,这个显然不可能。可是凉州军是迟迟都没有动作,这个却是不得不让人起疑啊,曹操之前是没怎么想这个问题,可如今荀攸给提出来了,他当然不可能不仔细考虑考虑。
 
    过了一会儿之后,曹操问荀攸说道:“不知公达以为,凉州军何时会出兵?”
 
    荀攸先是摇了摇头,然后对曹操和众人说道:“主公,属下以为,凉州军出兵也许就在这几日了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荀攸这话,是眼眉一条,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呢,有一人先问了,“不知公达先生如此认为,这却是何以见得?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一看说话之人,心说果然啊,也就是你吧,其他人绝对不会这个时候问荀攸。是啊,自己这个当主公的还没说什么呢,自己那些属下,显然是不会越俎代庖啊。
 
   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。正是关羽关云长。曹操想法确实没错。曹操帐下的人,可没人敢抢曹操的话。说实话他们都算了解自己主公,知道自己主公比较忌讳这个。是啊,自己主公都没问什么呢,你倒是先问了。你这可真是,不想好好活了。哪怕自己主公明着不会说什么,但是这个事儿,肯定是给你记住了,然后等以后找机会,你就……
 
    所以曹操属下不敢抢话,但是可不代表关羽他不敢说。所以关羽是忍不住直接就问出来了。至于说曹操的想法,这个就不是关羽所要去考虑的了。毕竟他也清楚,他曹孟德不是自己主公,自己是给大汉效力。不是给他曹孟德效力。充其量可以说是在兖州军帐下效力吧,也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哪怕兖州军实际上就是他曹孟德的,但是自己还是认为,自己效力的是大汉,怎么说他曹操打出来的旗号是大汉的司空,所以自己是给大汉效力,不是给他曹孟德一人效力。
 
    这就是关羽心里的想法,而此时荀攸和众人一看,是关羽问的,他们就释然了。是啊,除了这位大爷,兖州军帐下还有谁敢在自己主公面前抢话啊,也就这位是天不怕地不怕啊,而且自己主公还得捧着供着溜须着,生怕这位一个不高兴,就转投其他诸侯去了。
 
    荀攸一看,心说果然,这里面的人,除了你关羽关云长之外,还有谁敢如此啊。不过你是问了,可我却不敢这么回答你啊。所以荀攸没直接去说什么,而是看向了自己主公,只见曹操对荀攸一笑,直接说道:“云长所言,也是我想问的,公达你便说一下,是因何如此认为啊?”
 
   
 
    荀攸在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他心说,关羽啊关云长,你以为自己是让自己主公所看重,是,这个不错,可你却依旧是不识时务啊,主公表面不会计较你什么,这个也没错,但是早晚,也许有朝一日,那可就不一定了,呵呵。
 
    荀攸还不了解自己主公吗,自己主公是什么人,他多少还是清楚的。所以他知道,自己主公暂时确实是忍了关羽了,不过要是关羽总如此的话,早晚自己主公就会忍不住了。所以期望关羽能识时务,而可别是不识时务啊。
 
    荀攸作为一个谋士,他对关羽谈不上什么厌恶,也谈不上什么特别欣赏,哪怕关羽的长处不少,可短处一样儿也有,所以荀攸没想过太多的东西。可是说实话,他确实是不希望因为关羽这人的性格,和自己主公出现什么太大的矛盾,那样儿的话,说实话,对谁都不好。
 
    其实在荀攸看来,关羽哪怕是没拜自己主公为主,但是只要其人在兖州军,那么就比什么都强,至少他不是敌人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可自己主公要是真和关羽的矛盾越来越深,到最后都解不开了,那么这个绝对不是他荀攸想要看到的。在荀攸看来,不管怎么说,关羽这样儿的人,不能为己方所用,也绝对是不能让敌人所用,要不己方的损失就大了。
 
    别看谋士基本都没有什么太高的武力,但是说实话,当谋士的,几乎是没有心慈手软的人。所谓是慈不掌兵,而当谋士的也其实是一样儿的,确实,你说你要是用一个计,说不定就能整死几万几十万人,所以你要真是心慈手软之辈,那肯定是当不了这个,还用什么计啊,打仗没有不死人的,不死人那还叫什么战争,那都太平了。
 
    所以当谋士的都是狠人,狠到一定程度,就像贾诩那样儿的,也不是没有。但是贾诩被称为是毒士,这个就不得不说了,像他这么狠的,也确实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儿。
 
    荀攸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是直接应诺: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看了自己主公一眼后,便看向了关羽,然后笑道:“主公,关将军,各位,如今的情况……”
 
 
第三十五章 西陵城孟德议事(续)
 
    ps:感谢无梦生书友的打赏,每个月除了看文之外,还额外破费了。说实话,大家看看文,就是对个人最大的支持了,再破费,让个人是不太好意思。如果真是写得好也行,但是个人是不满意,只能说下一本尽量好好写,也算是对得住看文的大家吧。
 
    荀攸对此当然也没藏着掖着,于是便把他所想的,都说了出来。曹操、关羽,包括在座的所有人听了之后,都是不住点头。确实,不得不说,人家荀攸说得还真是没错,其实仔细想想,也并不是说很难想到这些,只是无非就不知道马他们凉州军一方的具体想法罢了。
 
    不过推己及人,就是把自己想成是马他们,那么就不难现,其实荀攸的话,还真是,谁能说没有道理呢。众人此时不少人都在心里犯合计,就算不是十成把握,和荀攸所说一样儿,但怎么也是八/九不离十了吧。
 
    在听过荀攸解释完后,曹操是哈哈大笑,“好,公达之言,确实是不无道理啊!要我来看,八成就是如此,各位觉得呢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心里都明白,这自己主公明着是问自己这些人,不过实际上呢,他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。也就是说,他和公达先生的想法相同,他赞同公达先生所说!
 
   
 
    至于说让自己这些人表意见,不过就是个形式罢了。要说都这个时候了,这种情况下,还有人说不赞同?不同意?唱反调?
 
    果然。没有一个是出言反对的,说荀攸说的不对。当然这个也是得承认,众人其实也都是认为他说的有道理,这也是不错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